首頁 > 時政 > 熱點  > 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“七一勛章”獲得者說】呂其明:能為祖國和人民寫作是我的榮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07-17 10:38:15 來源: 光明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“七一勛章”獲得者說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者按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共產黨迎來百歲華誕之際,29位功勛模范黨員獲頒“七一勛章”,受到黨內最高榮譽肯定。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,即日起,光明網推出“‘七一勛章’獲得者說”專欄,以個人專訪形式呈現七一勛章所思所言所行,展現中國共產黨人的寶貴精神財富。本期受訪者為著名電影音樂作曲家呂其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點擊海報 即可聆聽“七一勛章”獲得者的榜樣聲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下為光明網專訪實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首先恭喜您獲頒“七一勛章”,您作為著名電影音樂作曲家,對于黨授予您的榮譽稱號,有怎樣的感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呂其明: 特別感謝黨中央,感謝習近平總書記給予我這么高的榮譽,我真是誠惶誠恐,甚至覺得有些受之有愧。同時,也感覺到備受鼓舞,覺得這次表彰是對自己的鞭策,我希望在有生之年里繼續努力,分秒必爭地創作出更多作品,來回報黨和人民對我的關懷和信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年呂其明(周新武1948年攝于山東 受訪者提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請您聊一聊當初入黨的經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呂其明: 我在1945年9月1日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我記得那時是在一位友人家里,那天晚上有我們三位同志一起入黨。我們自己制作了一面簡單的黨旗,然后面向黨旗宣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……”當時的場景現在還歷歷在目,我們三個一起宣誓,要把我們的一切獻給黨,甚至獻出自己的生命。和我一起宣誓入黨的另外兩位同志,在革命年代不幸去世了,我非常懷念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入黨的那一刻起,我的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和文藝觀就形成了,從那時開始直到現在,我都以共產黨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。入黨,對我來講是意義非凡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呂其明與《紅旗頌》(張為民攝 受訪者提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請您介紹下創作《紅旗頌》的歷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呂其明: 半個多世紀了,講到《紅旗頌》我首先要說,沒有上海之春音樂會,沒有上海音樂界的老前輩給我的幫助與指導,就不可能有《紅旗頌》。這個作品是1965年創作的,當時上海之春已經到了第六屆,我記得在2月份各個單位就已經開始把新作品報上來了。在籌備會議上,黃貽鈞等老前輩們一起討論各個單位的作品,大家覺得其中歌頌黨、歌頌人民的優質作品不夠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討論后,大家提出應該創作一個更加主旋律的作品。就在這時,大指揮家黃貽鈞對我說,我給你出個題目,就叫《紅旗頌》,就由你來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當時覺得,能為祖國和人民寫作是我的榮幸,也是崇高使命,可壓力著實很大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陷入深深的思考。首先,我是在紅旗下長大的,是黨把我培養成一個作曲家,我對黨、對紅旗有著非常深的感情。五星紅旗是革命志士用鮮血染紅的,上面也有我那被叛徒出賣英勇犧牲的父親的鮮血。這些都匯聚成為了我寫作《紅旗頌》的感情基礎。我要把對黨對祖國對紅旗的熱愛,通過這個作品表達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我10歲參加革命,經歷過行軍打仗的洗禮,戰爭生活是很殘酷的,可對我來說也有好的一面:嚴苛的磨礪給了我豐富的創作靈感。如果我是被關在屋子里,沒有經歷過艱苦奮斗的歲月,是不可能寫出《紅旗頌》的。生活是創作的源泉,對我來講不是一句空話,而是真理,是行動的指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紅旗頌》這部作品之所以沒有被人們遺忘,幾十年來大家還在研究,還愿意聽,為什么?我認為,就是它激發出了國人對黨對人民對祖國的那份赤子之情,樂曲與聽眾產生了情感共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的作品首先要能感動作者自己,自己如果都不感動,那就不可能感動聽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作中的呂其明(何厚明攝 受訪者提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對當下的文藝創作,您有哪些建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呂其明: 事業的發展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來的。人們的觀念在改變,我深深地感覺到,現在的青年創作者與我們50、60年代制作人的觀念是不同的。不同,是社會發展帶來的,沒有好壞之分。如果我們還用曾經的思維、手法來創作,那就過時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點我深有體會。在50、60年代,我主要寫戰爭題材、工業題材的作品,但到了80年代國門打開了,我們創作的題材也更加多元,80年代我的第一部作品就是《廬山戀》,接下來是《城南舊事》《雷雨》《子夜》。如果我的觀念不改變,還用寫《鐵道游擊隊》《紅日》這樣的手法來寫新作品,那就“驢唇不對馬嘴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代在發展,我們的觀念、思維也應該不斷發展,這是大勢所趨。我們現在年輕人所面對的也是這個問題。但在與時俱進的同時,我希望今天的年輕人不要忘記革命年代保留下來的優良傳統,要繼承老一輩共產黨人身上的良好品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我們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,以為人民創作作為主要的導向,深入生活,扎根人民之中,非常下力氣地學習我們的民族音樂傳統,這些都是必修課。如果這樣做,我相信現在的年輕人一定會青出于藍而勝于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策劃統籌:李方舟 白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訪整理:董大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設計制作:孔鵬 姜雪 薛雙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 編輯: 瞿凱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央新聞網站  專注青少年領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未來網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5108號 京ICP備17024435號-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  |  關于我們